登录
  • 欢迎访问集散街资讯中心。

义乌,一个时代已经结束??

市场 host 来源:义乌热线 820次浏览 0个评论

30年的一个义乌时代,几乎终结。

经 济学来解释义乌也解释不通,只有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可以说明,义乌的三十年快速发展过程从无到富裕,爆发户过程,机遇被义乌抓住 了。中间没有经济曲线,没有低谷,没有哲学的螺旋,几乎是一条上冲直线,今天,当义乌完全融入了世界经济体系了,感觉有一种断崖式的发展遇阻,也许这是一 个心理过程,义乌的总量也许没有如此断崖式的下跌,只是改变了一种“经济存量”存在的方式,义乌市场的交易方式在不断改变,线上线下之间的转换,不管如何 转换,线上的依靠就是线下,义乌的总量在这里,马路上的集装箱在这里;也许义乌市场的交易量在逐步被垄断,被局部垄断、被不断变化的行业垄断、被不断创新 的产品垄断、被不断改变的交易手段垄断。义乌的市场管理和税收管理手段也应该跟着动态的改变。

没 有什么数据可以准确说明一个经济环境是趋势,大多只是一个判断,每个人参与经济博弈也是一个输赢参半的过程,个人凭感受,感受到了义乌的“危机”,这个危 机大多来自众多人的信心,这些人又大多来自市场里的交易零散主体,队伍庞大,决策者不容和不该忽视的群体,归根结底他们可以左右义乌的发展,因为决定一个 城市繁华的灵魂还是人口。

官 方数据似乎不敌切身体会,犹如猪肉价格一直在上涨或者没有降价,但是公布的CPI却在走低。百姓的感慨就是赚一百元很难,花一百元买菜简单,你的感受又是 如何呢?义乌虽然官方数据红旗飘飘,但政府财政也许很辛苦了,惠及民生的诸如退休补贴都在减少,医改只做文字游戏,百姓越来越看不起病,为什么劳务工资不 停的涨,因为义乌大环境物价指数畸高,生活成本畸高,他们需要生存,转而转嫁产品成本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失去产品价格竞争力,也许这不是义乌所特有的。如 此义乌没有了“优势”,所有这些都是一个“大市场经济环境”的作祟,义乌已经不再是“义乌”了,真正的义乌时代已经结束了。

现 在的义乌已经恢复了“平静”,感觉马路上的行人不在匆忙,经过三十年后的今天,义乌这口“大池潭”里已经大浪淘沙、你死我活、组合排列充分显现:一批泥 鳅、一批鲤鱼、一批青鱼、一批金鱼,当然也有了一批“鳄鱼”。当初“贪生怕死”怕做生意亏本的农民已经永远成为了农民;全国各地来义乌的“镀金者”一波一 波,曾经的义乌市场就是“普度众生”的财神大佛,义乌也得到了相应的人口红利,义乌所以蜚声能海外。

义乌已经不是三十年前、二十年前的义乌,甚至不是十年前的义乌了,在义乌的做生意资本从最初的几百元到今天的几百万元,可见一斑。所以义乌人要淡定,来义乌的经营者也要冷静,把握义乌市场命运的执政者更需要“沉着、冷静”,义乌已经在一个比较高度的经济平台上徘徊。

义 乌的农民很多期待“旧改爆发致富”可能是一个破碎的梦境,农民以后想出人头地,也许还是走“读书”一条路,现在的“富二代”、“拆二代”,游手好闲一族也 许就富不过第三代,义乌缺乏大城市特有的“精神资本”,“鳄鱼们”移居海外,置业京沪;“官二代”也许在习李时代政治约束下终结,很难有“官三代”。如此 义乌仅仅是市场只要得以维持,义乌也将不再是义乌人的义乌,譬如深圳。

义乌的“名声”足够大,义乌的根植“高大上企业和机构”的“土壤”不够肥沃,凤凰栖息的“梧桐树”不够条件。

义乌国家给的特殊政策不少,犹如“画饼”,也足够使人“陶醉”,这些人当然不是义乌普通百姓人。

如何打开义乌再次发展抑或守住义乌市场“不沉航母”的钥匙在勇于“担当”的官爷手里。

等待开启的是义乌的另外一个新时代,这个钥匙又是什么呢?


集散街资讯中心:传递信息,发掘商业机会。
喜欢 (7)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