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欢迎访问集散街资讯中心。

如松:钞票是怎么游戏成纸张的?

财经 host 1398次浏览

最近一段时间,老唐正在做一些重大的决定,这些决定很可能改变钞票本身的内在本质,所以,需要写这篇文章。巴西作为金砖国家,很能说明问题,还是以巴西说事吧。

2014 年,巴西初级财政赤字为325.36亿雷亚尔(约合137.6亿美元),占巴西去年国内生产总值0.63%,是2001年以来巴西首次出现赤字。包括公债 利息在内的赤字总额达到3439亿雷亚尔(约合1285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7%(注意这个数字),对于新兴国家来说,当一国的财政赤字达到经 济总量5%之后,自身的货币时刻可以加速贬值,没有丝毫的保证,这是最重要的因素。截至2014年11月的过去一年里,巴西经常项目赤字达887亿美元, 而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是623亿美元,出现资本逆差。巴西在2014年的外贸逆差是39亿美元。这三项是巴西雷亚尔在2015年快速贬值的原因。

2015 年,巴西国内生产总值(GDP)为5.9万亿雷亚尔(约合1.51万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28876雷亚尔(约合7404美元),比2014年萎 缩了4.6%,惨不忍睹。巴西财政赤字规模占GDP的比例高达10.3%,创下历史最高水平。由此看来,巴西正在继续往深渊滑落。可是,雷亚尔兑美元跌破 4:1之后,形势逆转,原因在于雷亚尔如此飞速地贬值给巴西带来了短期的好处:到2015年11月份,巴西房地产价格已经大幅下跌,促使一些大型投资者得 以利用最低价的优势进行产业活动;伴随着经济减速,内部需求下降,雷亚尔的贬值已使巴西的贸易赤字相比2014年减少了30%左右;预计2016年开幕的 奥运会将改善巴西的国际收支,这些因素共同推动了巴西雷亚尔的反弹,目前的反弹幅度大约20%。

但 是,如果不能改善财政收支,就意味着基础货币或债务继续膨胀(当债券市场融资困难的时候只能扩张基础货币,这是委内瑞拉的道路),这会继续推动通胀,企业 成本上升,前期货币贬值带来的经济竞争优势很快就会消失(这是比较经典的原理),巴西货币如果在财政赤字的压力下再次启动贬值趋势,就将跌入更深的深渊。

所 以,一切的问题就是财政问题,财政不可控,意味着货币就无限宽松(所以,巴西央行多次采取加息手段,都对雷亚尔贬值无济于事。有一个国家说,实行稳健的货 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就纯属忽悠,财政积极,货币就没有稳健,这与巴西的原理一样)。2016年,巴西政府预算的财政赤字高达500亿美元,比前两年 高很多,这种财政膨胀的趋势继续下去,巴西货币就会再次面临危机的境地,这是很多金融专家都清楚的事,所以,巴西政府开始想招。路透社报道说:今年巴西政 府的财政赤字预计将达1700亿雷亚尔(约合515.9亿美元),而巴西政府如今打算将数处国有资产出售并让私人公司承包建设和运行基础设施,从而减少财 政赤字。巴西代总统米歇尔·特梅尔7月10日说,他领导的政府打算出售位于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的机场。政府财政部部长恩里克·梅雷莱斯说,明年巴西打算把 赤字降至1390亿雷亚尔(421.8亿美元)。

是的,巴西政府很清楚问题所在,也想通过出售国有资产弥补财政赤字,但是,当国有资产吃完了哪?雷亚尔依旧是毁灭一条路!

为 什么巴西会形成这样的局面?根源在于那是一个两级分化的社会(等级的存在是堕落的根源),任何两级分化的社会,就存在两个阶层之间的对抗(两个阶层之间的 利益截然相反),从财政的角度来说,就是“战争”,而“对抗”与“战争”就需要庞大的财政支出,社会的管理(用“统治”似乎更贴切)开支远远大于经济的可 承受能力,结果,巴西货币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不断动荡,贬值和换币成了家常便饭。

巴 西很清楚自己的货币贬值原因,所以,他要拼命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旗号当然是推动经济增长)、房地产等投资,因为只有如此,才能超发货币,取得铸币税维持财 政需要的同时不带来明显的货币贬值(通胀不至于恶化)。所以,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不过是隐藏货币超发的手段而已。当这些招数不管用之后,就要变卖家 产,弥补财政需求,当所有招数都用尽之后,就只能央行直接给财政发“工资”,末日也就到了。

巴 西的情形其实在很多国家都很普遍,这些国家因为体制有严重的问题,低效、庞大,财政支出不可控制,远超过社会经济的正常承载力,这才是造成货币没有信用的 根本原因。发展基本建设和房地产的本质都是为了铸币税,用这些税收弥补正常税收之不足。到现在,这两项加上正常的税收(经济下行周期,正常税收就会下滑, 所以,谈论GDP增长数字是没意义的,因为可以造假),已经难以满足财政支出的需求,所以,需要突破赤字的警戒线,需要准许地方继续发债,需要卖资产(当 然,卖资产也已有很多好听的名字,比如股改、混改,等等,与巴西卖机场没什么差别,不过是隐晦一点罢了)。所以,今天是什么时候,自然也就清楚了。

对 于信用货币来说,贬值的伊始总是曲折的,巴西雷亚尔从2011年中开始贬值,到现在已经五年。2014年以前三年多,因为经济潜力刚刚开始耗尽,再配以巴 西央行的加息措施等,所以货币贬值是缓慢的。但是,2014年,巴西包括公债利息在内的赤字总额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6.7%,结果雷亚尔向下打了一个大窟 窿,从兑美元3:1跌倒4:1。现在是反弹周期,此时,巴西开始走向卖资产的道路,经济如此萎靡,资产的价格会越来越低,抵抗不了很久,当资产吃完了,雷 亚尔就到了加速贬值、奔往博物馆的时期。

所 以,雷亚尔注定是没有信用可言的,根源在于社会等级的存在,一方为了维护自身的地位,必须不断膨胀自身的开支,在2000-2011年,因为国际大宗上 行,经济发展,税收的加速增长(既有税收的增长也有资产价格方面的收益)可以弥补自身超常的财政需求,巴西过了几年好日子,当经济局势逆转之后,财政的窟 窿就会显现,这种窟窿最终要依靠印钞来弥补,这就是钞票变纸张的根源。

所 以,俄罗斯、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等国家,都是历史上换钞的老手,也是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最新的报道是,俄罗斯是主要经济体中贫富差距最大的国 家;2014年在世行的报道中,巴西的基尼指数排在世界的第13位,也很牛),根源在于他们这样的国家中,有明显的等级存在,部分人占据了社会大多数财 富,为了维护这些利益,就必须维持远超过社会承载力的财政开支,结果就不会有真正的信用货币。

所以,无论任何国家,只要他正常的财政收入永远不能满足财政支出,永远需要用基本建设和资产价格等各种手段获取各种其它收入才能满足需求,这样的钞票本质就是纸。

今天,就是很多国家的钞票加速变纸的节点时刻。因为经济下行带来财政收入增长下滑、基本建设和资产价格所带来的铸币税弥补不了财政收支的缺口,需要用其他方式找钱(大规模发债、卖资产等),最终,虽然扭扭捏捏,但都要走到找央行要钱的地步,一代钞票也就结束了使命。

注: 这篇文章没有任何特指,因为如松这个网址不仅有大陆的读者,还有很多港台、澳洲、北美、南美、欧洲的读者,有些国家的货币是值得信任的,是省心的,就像德 国人的一句谚语:在德国,或许有人不相信上帝,但没有人不相信德国央行。但有些货币是每时每刻都难以让人放心的。如果清楚了上述原理,每个人都可以做出适 时的选择。海峡对面在削减一个特殊阶层的福利支出,如果可以成功,就可以给新台币加分,是非常正确的,一个平等、没有特殊阶层的社会,才有凝聚力,才有经 济的稳定,才有货币的信用。

有朋友留言说,松哥将最根本的东西都讲出来,不担心被别人超越吗?大家放心,越多人超越越好,如松会在后面鼓掌。

周 六我说,陆游有万首诗。有朋友留言,陆游长寿啊,似乎是因为长寿才有万首诗。这种理解有误,一些人的思维很活跃(这与一个社会整体文化氛围有关、也与个人 有关),有创造力,即便它100岁的时候也会有思想的火花,也可以写出精彩的诗篇,它依旧“年轻”,一生会有很多成就;有些人头脑僵化、没有创造力,即便 生理年轻,但一样已成朽木,即便到老,一篇陆游那样的诗也写不出。所以,这个问题和年龄无关,只和脑袋有关。

思维的活跃度、创造力才是一个人的灵魂。

作者:如松


集散街资讯中心:传递信息,发掘商业机会。
喜欢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