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努力复工,外贸面临断货

service 市场导航 63 次浏览 没有评论

​来源:零售老板内参

核心导读

•疫情对于义乌外贸企业影响在哪些方面;

•中小外贸企业在疫情期有哪些应对措施;

•疫情过后,外贸企业表示不只要活下去。

2月18日鸣锣开市后,于敏依然觉得义乌只能算半开工状态。他是义乌本地人,在亚马逊、速卖通等多个平台做跨境电商,主营室内装饰用品。

他的判断依据是:总营业面积超过400万平方米的义乌国际商贸城,是中国最大的小商品出口基地之一,往常的日客流量超过20多万人次,整个商贸城共有五大分区市场。18号复工只开了一区和二区(当时其他区的开放日期待定)。除了一定规模的电商企业,其他加工厂都没有开门。公交车没有全面开通,开工市场上也见不到外国人。

“开工的都是上规模的企业。而义乌最多的还是中小企业。”

2月22日晚上,义乌市一家母婴用品有限公司的老板黄锦业(化名)接到了政府允许复工的电话。他的公司用工规模100多人,在义乌属于中小企业,做的是母婴产品外贸生意,此前一直没能申请到复工证明。

随后义乌的复工政策,变成了报备即可复工。得到复工许可的中小企业们都选中了2月24日——“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开工。等了一个来月,义乌的老板们都盼望着在糟糕的日子里能讨个好彩头。

义乌国际商贸城本身涉及行业多,影响广泛,义乌国际商贸城开市能带动过更多产业链的复苏。2月24日,义乌商贸城的三区四区也正式开放,疫情的阴霾逐渐散去。大部分中小企业复工,意味着这个世界小商品之都、商贸老枢纽的复苏。

公司面试者翻三倍

2月24日,开工第一天,黄锦业的公司就来了30多位面试者。相比往年,开工面试人数整整翻了三番。

按照2016年的官方数据,义乌市的常驻人口有197.8万人,其中非义乌市户籍人口数量有近120万人,外来务工人员是义乌经济的最重要生力军。黄锦业明显感觉到今年返回义乌的打工者减少了。面试的局面让他颇感意外。多出来的面试者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一天面试下来,他找到了原因。一半以上求职者,并没有外贸经验。此前岗位是饭店与酒店服务员。酒店和饭店停业,员工也回不了家也复不了工,急着找工作。另外一小部分求职者,来自于一些因疫情倒闭的企业。

黄锦业没有招那些酒店饭店的服务员。尽管共享员工被不少互联网企业视为解决用工问题的关键举措。

没有相关经验,培训成本过高,要担心员工的适应性问题。一旦酒店和饭店重新开张,也不排除这些员工重新回去,造成不必要的人员流动。

黄锦业吃过“临时工”的亏。过年期间,公司曾招收的一批临时打包员打包商品。“责任心很差,经常包错产品。一天300-400元工资水平的临时工,还完不成平时只值100元的工作任务。”黄锦业表示,每年过年,义乌都有专门的“临时工”,一般都是外地人,过年不回家,专程趁此期间赚三倍工资,但是工作态度极不负责。

国内外快递涨价

于敏也知道临时工的事儿,不过是从义乌兼职的微信群里。

2月18日前后,义乌的快递公司陆续复工,回来的快递员却不多。“兼职群里都是找临时快递员的。”

这是一份5500-7500元的月工资,折合下来18元的时薪,除了不接收湖北、温州、台州的人员外,没有任何经验要求,只要求会简单电脑操作,认识26个字母,都可以从事的兼职。

人力成本的增加推高了义乌的快递费用。2月24日全面复工之后,快递价格才开始逐渐降回落。“这事儿也能理解,特殊时期快递成本确实增加了。”

于敏的公司规模不大,员工十来人,基本都是义乌本地人,没有感受到用工压力。唯一让他担心的是工厂复工的情况。

义乌全面复工之后,东阳的工厂都还没有开工。公司年前囤的货,只够销售到3月初。工厂从复工到出货还需要时间,预计出货时间在4月。“卖的好的产品会先断货。”

生产经营贸易是一个联动性很强的营销体系,上游的生产支撑和最下游的消费支撑,对市场的恢复同样重要。

于敏从其他品牌商家那里抄了个作业,简单来说,就是先找有现货的产品销售,拓展销售品类的同时,还能弥补现货跟不上的漏洞。

“我计划在亚马逊开始家庭分类业务,但是两个供应商在浙江金华和广东阳江。由于回复到工厂工作的时间延长,生产完成时间将延长到4月。我决定改变销售部分乐器,深圳的工厂3月份发货给我们。”一名跨境电商品牌商这样计划。

于敏的公司走的是邮政快递,疫情对公司的发货影响比较小。“只有严格管控那几天,发货有问题。”

不过随着航班停飞,于敏推测物流成本将会上升10%-15%。为了缩短国际快递时间,有商家开始使用UPS Worldwide Saver这样的加急服务,一是保证通关,二是保证时效。“预计3月中旬快递还会涨价,因为出货都会挤在这个时间。”

一线员工为何复工难

年前黄锦业公司有100多名员工,第一天复工只来了26名。一线工人更是只来了8个。8个员工不能组成生产线,黄锦业只能安排做些年前遗留下来的工作。

“办公室员工很早就回义乌了,一线工人觉得到了也要被隔离,索性在家里等通知。22号政府通知我可以复工,我再通知工人。有些工人车票不好买,回来就耽搁了。”

早在2月16日,义乌相关政府部门成立了复工企业返工返岗专班。当天下午,6辆由政府全额补助的大巴前往云南红河、贵州毕节、安徽濉溪等地迎接准备返回义乌的企业员工。

除了这些大巴车外,义乌市政府还派出10个工作小组分别前往河南、安徽、江西、陕西、云南、贵州等地,组织人员返工并招引新员工。

对于自行返义的员工,也分三档进行补贴:2月22日前通过火车、客车方式来义的员工,车票全额补贴;2月23日至2月29日来义的员工,减半补贴。对于自驾返义员工在2月22日前返回的,按照同地区乘坐铁路列车标准给予补贴;2月23日至2月29日来义的,减半补贴。初次来义求职人员还可享受三天免费食宿。

“补贴的班次,都有公示。”这些并成为硬核的复工优惠政策给了黄锦业一些复工的底气。黄锦业公司大部分的一线员工来自云南、贵州和四川等省份,此次复工的部分员工正是乘坐政府公布的几列专车返回的。

可即便这样,一线工人的复工情况并不如想象中乐观。“有的人觉得不安全,还有一些人在家懒散了,很难重新回到工作状态,直接就不回来了。”公司年前1月17日放假,到正式复工的2月24日,这个春节一放就放了近40天。“员工在家待懒了。”

这两年黄锦业工厂的产能逐渐跟不上销售,去年搬了新工厂,产能扩大,订单做不及的情况才有所缓解。年前订单已经安排到4月,这让他能够在疫情面前稍微喘口气。可要是工厂工人不及时返工,工厂的前期产能还是会受到一定影响。

外贸客户的不同反应

大年三十,武汉封城,黄锦业就意识到疫情可能会对工厂的生产造成影响,叮嘱员工给国外客户拜年时,一定要给客户打预防针,说明疫情可能会造成工厂延迟开工的情况。

随后,新冠肺炎的消息在国外不胫而走,黄锦业的微信和邮箱里塞满了国外客户的消息。“对于政府的控制行为,客户一时难以理解。我跟他们说,政府控制是件好事,能够保证疫情不扩散。目前情况也都在可控范围内。”让黄锦业稍感安慰的是,初八开始,公司陆续有100多万的进款。

虽然这相比往年同期的三四百万进账,缩水了不少。

前些年,黄锦业的客户主要集中在欧洲和美国。近些年来,加大了在一带一路国家的市场推广力度。疫情面前,黄锦业觉得一带一路国家对疫情的反应更加冷静。

“初八之后下单的客户,主要来自拉丁美洲、中东国家、印度、美国市场。总的来说,一带一路国家比欧美客户的积极性要高一些。欧美国家的生活条件比较好,顾虑多。而非洲本身也经历过埃博拉疫情,他们对中国政府的执行力是信任和支持的。我们也会鼓励客户,虽然工厂发货可能延迟,越早下单肯定越早发货。”

初五初六开始,黄锦业就让自己进入工作状态。仔细梳理人才培训计划以及公司人员组织架构问题。虽然疫情对于公司业绩有一定影响,黄锦业反而觉得这是一个企业喘息和思考的好机会。

“企业在高速发展,员工也在增加,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没有时间停下来思考的,就像是开着飞机换引擎。”经过疫情发展,黄锦业决定继续拓展国外市场之外,也要加紧国内市场的拓展。“规范的企业在疫情之后会越来越好,不规范的企业疫情还没过去可能就倒闭了。”

随着义乌的全面复工,黄锦业和于敏们已经想好了接下里的应对办法:于敏的方法是,用现货补充不足的商品,拓展销售类目,在疫情期间,依然保证服务的质量。黄锦业的做法是,拓展国内市场,国内国外两手抓,同时加强团队建设。“活下来”,并不是义乌外贸企业的唯一要求。


领航外贸:义乌采购跟单、国内验货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