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探外贸重地义乌:海运费一天一价,货代公司不敢接单

20 次浏览
来源:e公司

持续高烧的海运市场,近期传出运价松动声音。

有报道称,中国出发到美国西海岸的40英尺高柜海运费已跌至9000美元左右,较最高时的近2万美元已“腰斩”,其他航线运价也有不同幅度的下降。

被誉为“世界超市”的义乌市场,背后连接着200万家中小企业。这个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是全球市场的风向标,经营着170万个单品,商品出口到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成为中国外贸经济的重要窗口。

海运费真的降了吗?拥堵外贸出口正在发生怎样的变化?对制造型企业带来怎样影响?带着诸多的问题,近期,证券时报·e公司前往浙江义乌,从制造企业、货代公司及地方政府等方面了解到,在外贸主通道严重堵塞的当下,大批的外贸商品滞留待运,海运市场报价太乱以致制造业企业、货代公司都不敢接单;待运外贸导致的资金占用,以及大宗商品涨价导致的原材料上涨问题,让广大制造企业更头痛、更要命。

堆场“缺柜”装卸工愁活干

义乌港位居义乌口岸路和银海路交叉口,是义乌小商品出口的海关监管主要场地。新冠疫情前,这个国际级内陆港,每天都有1000个以上的集装箱往来于“义甬舟”(义乌港-宁波舟山港)之间。

为加快实现浙江省港口一体化、协同化发展,2020年11月,宁波港抛出了56.42亿元的资产收购方案,其中的标的资产,就包括浙江义乌港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所以,如今的义乌港,在很多显眼的位置,都贴着“打造宁波舟山港第六港区,建设世界一流强港”红色标语。

义乌港的安检仓库,早上7点开始放行,在正常情况下,每天早上银海路排队的集卡长达数公里。不过,11月2日早间7时许,当证券时报记者赶到义乌港的安检仓库驶入口时,长长的银海路显得空荡荡,虽说偶然也会有集卡驶入,但通关之前无需排队,可以随时进入。

义乌港的集卡驶入口,常年在此卖早餐点的大伯对当前的外贸出口冷暖自有感触。他告诉记者,去年下半年的时候,不仅是银海路,义乌港四周的马路上,每天早上停满了进港的集卡,这种拥堵的情况,一直维持到今年上半年。但是,今年下半年以来,进港的集卡车明显减少了很多。

“这些排队的进入海关的集卡司机,有时候会来买早点,去年下半年的时候,一早上时间,我的摊位可以卖500-600元,现在卖100-200元都算好的了。”正当记者与上述早餐店大伯交谈时,在义乌港监管场地务工的一位装卸工,一手提着买好的早餐一边附和道,“国外货柜堆积成山,国内到处缺柜子。昨天,我们一个组16个人,只装了2个集装箱。以前是活干不完,现在是根本没有活干”。

作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出口地,据相关数据统计,每年从义乌港发出的集装箱出口量,占据着宁波港总集装箱出口量的大概1/8—1/7。上述装卸工还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义乌港的空箱堆场,空置的集装箱往往会占满整个堆场,一个柜子重叠着另一个柜子,一般都有5-6层高。但是现在整个义乌港,缺柜情况很明显,感觉大家都在等柜子。”

顺着上述装卸工手指的方向,记者沿着义乌港空箱堆场的外围走了一圈,空箱堆场的露天空地,零零散散的堆放着一些集装箱,最高处也只有3层。而且,堆场的室外空地上,闲置的空地占据着相当大的面积,更谈不上空箱堆积如山的盛况。

除了缺柜影响外贸企业的出口,义乌港的集卡长龙消失背后,还有义乌对外贸出口政策调整等因素。

采访过程中,义乌商务局有关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从目前义乌出口情况来看,今年的出口情况依旧高于往年。不过,随着部分种类出口商品的补贴政策取消,再加上市场采购试点地区的复制推广,也带来的货源分流压力。

同时,义乌商务局上述人士还向记者指出,义乌市场最大的特色就是集散中心,虽然很多企业转道其他的海关出海,但这些出口的货源,其实仍是在义乌完成的拼柜。所以说,这些转道其他港口出口的外贸商品,虽然数据上不算义乌的出口,但依旧离不开义乌市场

数据显示,2021年1-9月,义乌实现外贸进出口总额2726.9亿元,同比增长18%。出口2569.7亿元,同比增长15.7%。9月当月进出口364.4亿元,同比增长18.2%;其中出口337.6亿元,同比增长14%。换而言之,在全球海运市场一柜难求,货源分流等不利因素下,义乌今年前三季度依旧实现了两位数的正增长。

海运费太乱不敢接单

义乌港的对外商务楼,驻扎着数十家与进出口贸易相关的物流、货代及报关等产业链相关公司。作为产业链的一部分,这些公司对当下外贸进出口情况的深有体会。

靠近义乌港办事方便,是义乌某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选择入驻义乌港商务楼中重要原因,从该公司的窗户边俯视,整个义乌海关监管场地尽收眼底。

“下半年是义乌传统的出口旺季,以前正常情况下,义乌海关的监管场地比现在繁忙得多,高峰的时候,密密麻麻停满了集卡车,进出的车道两侧,都停满了集卡车。现在监管场地里面,停靠的集卡车比原来少了很多。”站前办公室的窗户前,义乌上述货代公司负责人周先生一边手指着楼下的义乌港监管场地,一边对接受了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

在周先生看来,出现这种现象,不是因为义乌的小商品在国外市场需求减少了,竞争力降低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外贸的海运大通道太拥堵,运力有限,货柜发不出去。“货柜运到这里也没有用,没舱位发出去,柜子占用时间过长,还有可能产生更多的货柜滞纳费。所以,很多亟待出口的外贸货柜,都还在生产企业的仓库里堆放着”。

对于最近的海运市场感受,周先生感慨“现在海运市场,非常的混乱,特别的混乱。瞬息万变的信息,导致很多货代公司、外贸生产企业,不敢接单,生意没法做。”

美西线的海运价格的大幅度震荡,也直接影响到外贸企业的出口计划。周先生对记者称,“最近,我们与一家外贸公司都谈好了一个总货柜超过千个大单。但是,前期美西航线价格的突然下跌,导致双方的合作最终停了下来。”

“实际上,船运公司放出来的价格,远远低于目前的市场价。譬如美西线路的美森快船,价格也就1万多美金,但是,因为黄牛党太多了,炒柜现象非常厉害,有的货柜捣腾了好多手。所以,最终到有真正出口需求的用户手上,就涨到了如今的4万多美金。”11月1日,证券时报·e公司在采访周先生时,他一边打开微信朋友圈,一边对记者称,“你看,现在群里的报价,美森快船的市场的报价5万美金了,昨天还是4.5万美元。”

不过,最近一周,海运市场的报价又有了新变化。 “美森快船为例,又从上周的5万美金/柜,回调到了3万美金/柜,普船价格又调整到1万美金/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西航线的降低趋势已经形成,海运价格会随时根据船舱的供给情况变化。” 11月7日,在再次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上述货代公司周先生如是说。

过去一年多,先后历经空箱紧缺、洛杉矶港口拥堵、苏伊士运河堵船、深圳盐田港疫情、宁波舟山港疫情等国内外海运危机,在今年8月前后,海运费达到峰值,普遍线路累计上涨3-6倍。

根据义乌商务局向证券时报记者提供的数据,西非线峰值1.3万美元,涨幅约5.5倍;北非线峰值1.7万美元,涨幅约4.8倍;拉美线峰值1.75万美元,涨幅近洋线涨幅约6倍;美西线(普船)峰值1.8万美元,涨幅约3.2倍;近洋线峰值2800美元,涨幅约6.5倍;中东线峰值7500美元,涨幅约5.3倍。

Leave Comment